好康推推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哪裡便宜

不可錯過

最近常去逛的店歇業了,之後就好少到那邊晃啦,

可是朋友一直問我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那裡買比較便宜!

上網幫他查了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相關的評價,推薦,開箱文,價格,報價,比較,規格,推薦那!

經過多方比較後,發現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居然曾造成搶購熱潮,

價格也很實在,重點是買的安心,到貨的速度還滿快的,

不用出門送到家。還有超級大重點,比超商便宜!!

一拿到之後為之驚艷,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CP值超高!。

↓↓↓限量特惠的優惠按鈕↓↓↓

我要購買

商品訊息功能

商品訊息描述

  •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這是不公開的。最殺手的拳,老師不教的寫作的祕密。

    木心的文學自白,私房話裡的私房話

    木心文學回憶錄最後的九堂課

    得自先生最珍貴的允諾,木心講自己的書,談自己的寫作。

    全本《文學回憶錄》的真價值,即在「私房」。他談到那麼多古今妙人,倒將自己講了出來,而逐句談論自家的作品,卻是在言說何謂文學、何謂文章、何謂用字與用詞。這可是高難度動作啊。–陳丹青

    1993年3月7日至9月11日,木心先生為弟子們開設的「世界文學史」講席,進入第四個年頭,話題來到「現代文學」階段,先生終於同意談論自己。他在九堂課的穿插中,談自己的寫作,也似與知己至交表述心裡話,無私自剖,懇切記錄於陳丹青的聽課筆記中。

    本書依據陳丹青筆錄原狀,保留每一講講題,並將木心先生論及自己的十四篇文章,分別插入每一自述之處,文章段落與聽課筆記交織排版,這十四篇依次是:《即興判斷》代序 、〈塔下讀書處〉、《九月初九〉、〈S. 巴哈的咳嗽曲〉、〈散文一集》序、〈明天不散步了〉、〈童年隨之而去〉、〈哥倫比亞的倒影〉、〈末班車的乘客〉、〈仲夏開軒〉、〈遺狂篇〉、《素履之往》自序、〈庖魚及賓〉、〈朱紱方來〉。

    • 作者介紹

      木心

      1927年生,原籍浙江烏鎮。上海美術專科學校畢業。1982 年移居紐約,2006年返回浙江,2011年辭世。

      木心家學根柢正統扎實,自幼讀書習文學琴,熟習希臘神話、舊約新約,與儒釋經典同為必修課程。少年期間在茅盾的藏書中,飽覽世界文學名著。文學、哲學、歷史、藝術、音樂,一貫做世界性範疇的探索。

      1946年,在杭州辦第一次個展。1985年,在哈佛大學辦第二次個展。

      1950年,辭去教職,獨上杭洲莫干山,讀書寫作。

      1982年,移居紐約,鬻畫營生。散文一出驚豔文壇,小說《溫莎墓園日記》深得美國學界喜愛;加州大學校長閱《溫莎墓園日記》兩頁,便說:「能不能請這位先生來我校講課。」哈佛大學、加州大學的邀約,木心一概婉拒,致力於讀書、寫作、繪畫。

      寫作文章近千萬字,但大部分都自毀了。著有散文、詩、小說:《西班牙三棵樹》、《我紛紛的情欲》、《巴瓏》、《偽所羅門書》、《雲雀叫了一整天》、《詩經演》、《愛默生家的惡客》、《瓊美卡隨想錄》、《即興判斷》、《素履之往》、《哥倫比亞的倒影》、《溫莎墓園日記》、《魚麗之宴》。

      作者相關著作:《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目錄導覽說明

      • 第一講 談自己的作品

        《即興判斷》代序 〈塔下讀書處〉

        第二講 再談沙特,兼自己的作品

        〈九月初九〉

        第三講 續談沙特,兼自己的作品

        〈S. 巴哈的咳嗽曲〉 《散文一集》序 〈明天不散步了〉

        第四講 談卡繆,兼自己的作品

        〈明天不散步了〉 〈童年隨之而去〉

        第五講 續談存在主義,兼自己的作品

        〈哥倫比亞的倒影〉

        第六講 談法國新小說派,兼自己的作品

        〈哥倫比亞的倒影〉 〈末班車的乘客〉

        第七講 談訪談

        〈仲夏開軒獨家

        第八講 再談新小說,兼自己的作品

        〈遺狂篇〉

        第九講 談《素履之往》

        自序 〈庖魚及賓〉 〈朱紱方來〉

        後記 / 陳丹青

        出版說明

      網友開箱介紹

      後記

      陳丹青

      二〇一二年底,《文學回憶錄》發排在即,我瞞著讀者,擅自從全書中扣留九講,計兩萬餘字。三年過去了,今天,這部分文字成書面世,總算還原了《文學回憶錄》全貌,但因此與母本上下冊分離,成為單獨的書。

      也好。以下我來交代此事的原委–先要告白的實情是:返回八〇年代,這份「課業」並不是聽講世界文學史,而是眾人攛掇木心聊他自己的文章。初讀他的書,誰都感到這個人與我輩熟悉的大陸文學,毫不相似,毫不相干。怎麼回事呢?!我相信初遇木心的人都願知道他的寫作的來歷,以我們的淺陋無學,反倒沒人起念,說:木心,講講世界文學史吧。

      大家只是圍著他–有時就像那幅照片的場景,團坐在地板上-聽他談論各種話題。一驚一乍地聽著,間或發問:你怎會想到這樣寫,這樣地遣詞造句呢?

      木心略一沉吟,於是講。譬如〈遺狂篇〉的某句古語作何解釋,〈哥倫比亞的倒影〉究竟意指什麼,〈童年隨之而去〉的結尾為什麼那樣地來一下子……幾回聽過,眾人似乎開了竅,同時,更糊塗了。當李全武、金高、章學林、曹立偉幾位懇請老先生以講課的方式定期談論自己的寫作,他卻斷然說道:

      那怎麼可以!

      總歸是在一九八八年底吧,實在記不清經由怎樣一番商量,翌年初,木心開講了。最近問章學林,他也忘了詳細,但他確認木心說過:「零零碎碎講,沒用的,你們要補課,要補整個文學史,中國的,西方的,各國的文學都要知道。」眾人好興奮,可比得了意外的允諾,更大的禮物。之後,承李、章二位「校長」全程操辦,這夥烏合之眾開始了為時五年的漫長聽課。

      一九九三年,文學史講席進入第四個年頭,話題漸入所謂現代文學。其時眾人與老師混得忒熟了,不知怎樣一來,舊話重提,我們又要他談談自己的寫作、自己的文章。三月間,木心終於同意了,擬定前半堂課仍講現代文學,後半堂課,則由大家任選一篇他的作品,聽他夫子自道。查閱筆記,頭一回講述是三月七日,末一回是九月十一日,共九講。之後,木心繼續全時談論現代文學,直到一九九四年元月的最後一課。

      二〇一二年,我將五本聽課筆記錄入電腦,一路抄到這部分,不禁自笑了,歷歷想起容光煥發的木心。我與他廝混久,這得意的神采再熟悉不過,但在講席上,他的話語變得略略正式,又如師傅教拳經,蠻樂意講,又不多講,聽來蒼老而平然。那是他平生唯一一次對著人眾,豁出去,滔滔不絕,但以木心的做派,話頭進入所謂「私房話」,他總會找個瀟灑而帶玄機的說法,用關照的語氣,交代下來:

      我講自己的書,不是驕傲,不是謙虛。我們兩三知己,可以這樣講講。

      麻煩來了-唉,木心扔給我多少麻煩啊–《文學回憶錄》數十萬言,可以說都是他的「私房話」,這九堂課,更是私房話裡的私房話。現在臨到出版,這部分文字也發布,是否合適?

      「私房話」一語,固然是木心調皮,可作修辭解,但他有他的理由,且涵義多端,此處僅表其一:通常的文學史著述者未必是作家,而木心是,所以他的話,先已說到:

      在學堂、學府,能不能這樣做?

      我們才不管那些,巴不得木心毫無顧忌,放開說。麻煩是在下一句:

      要看怎麼做。

      他怎麼做呢,諸位在本書中看到了。可是三年前擬定出版《文學回憶錄》之際,「要看怎麼做」便成了我的事情–木心生前不同意我的五本筆記對外公開。他去世後,「私房話」語境終告消失,新的,令我茫然失措的狀況出現了:他的大量遺稿,理論上,都是有待面世的文本,那是他的讀者殷切期待的事–哪怕不過數十人、數百人–出版《文學回憶錄》,我能做主,可是夫子自道的這部分,委實令我難煞。難在哪裡呢?

      傳出去,木心講自己的書,老王賣瓜,自賞自誇。所以要講清楚–傳出去,也要傳清楚。

      是的,他自己當場「講清楚」了,二十多年後,我該怎麼「傳」法?怎樣地才算「傳清楚」?

      *

      二〇〇六年初,木心作品的大陸版面世了,零零星星的美譽、好意、熱心語,夾著各種酸話、冷話、風涼話,陸陸續續傳過來。我久在泥沼,受之無妨,但那幾年老人尚在世,他開罪了誰嗎?二〇一一年冬,木心死。二〇一二年秋,《文學回憶錄》全部錄入,重讀他以上這些話,我心想:這汙濁的空間,「傳」得「清楚」嗎?而當年的木心居然相信「傳清楚」了,便是善道,便得太平。

      老頭子還是太天真。紐約聽的課,北京出的書,世道一變,語境大異,我得「學壞」才行。誠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我一橫心,將這部分文字全部剔除了。

      然而新的麻煩,須得收拾:全書九十多課抽去兩萬多字,便有九堂課的內容驟然減半(其中,兩堂課全時講述木心的作品)。為了版面的齊整均衡,我還得煞費苦心,將九堂課上半節談論的內容(沙特呀、卡繆呀、新小說派呀)挪移、銜接、拼合,既經壓縮,課目的數序也隨之篡改而減少。諸位明鑒:《文學回憶錄》下冊(繁體版:「二十世紀之卷」,印刻,二〇一三),便是這樣地被我挖去一塊,哪位讀者的法眼,看出來麼?

      此即木心留下的麻煩,也是我自找的麻煩–以上交代,亦屬小小的麻煩。

      我從木心學到什麼?其一,是他念茲在茲的「耐心」,雖則跟他比,我還是性急。當初,他延宕四年方始談論自己;如今,我靜觀三載這才公布他的夫子自道。老頭子知道了,什麼表情呢?我真希望他一機靈,說:「倒也是個辦法。」但這辦法並非「傳清楚」,而是,索性抹掉它、存起來、等著瞧。

      我等到什麼、瞧見什麼呢?很簡單:感謝讀者。

      迄今我不確知多少人讀過《文學回憶錄》,多少人果真愛讀而受益:這不是我能估測、我該評斷之事。然而風中彷彿自有消息,三年過去了,近時我忽而對自己說:行了。這份私房話的私房話,可以傳出去了。年初編輯第三期木心紀念專號,我摘出聽他講述〈九月初九〉的筆錄,作為開篇,「以饗讀者」,隨即和責編曹凌志君達成共識:過了年,出版這本書。

      我的心事放下了。有誰經手過這等個案麼?木心的顧忌、處境,長久影響了我,以至臨事多慮,留一手:這是何苦呢?所幸木心講了他要講的,我傳了我能傳的,此刻想想,還是因為讀者–包括時驚喜價間。

      諸位,我不想誇張《文學回憶錄》的影響。如今的書市與訊息場,一本書、一席話,能改變讀者嗎?難說。而讀者卻能改變作者的。木心的夫子自道,只為一屋子聽課生的再三聒噪;我發布五冊筆錄,乃因追思會上向我懇請的逾百位讀者–雖然,我不是《文學回憶錄》的作者–此刻全文公布這份「補遺」,說來說去,也還是因為顧念讀者。讀者的從無到有、由少而漸多,誰做主呢?時間。我所等候的三年,其實是木心的一輩子,他的遠慮,遠及他的身後。

      *

      木心終生無聞,暮年始得所謂「泛泛浮名」。一位藝術家,才華的自覺,作品的自覺,說,還是不說,熬住,還是熬不住,這話題,鮮見於通常的文學史,木心卻在講席中反覆言及,雖舉例者俱皆今古名家,但以他自身的際遇,度己及人,深具痛感–眼下這本書,便是此中消息,便是他這個人。

      天才而能畢生甘於無聞者,或許有吧;庸才而汲汲於名,則遍地皆是。木心渴望聲譽,但不肯阿世,他的不安與自守,一動一靜,蓋出於此,而生前名、身後名,實在是兩回事。木心自信來世會有驚動,但生前的寂寞,畢竟是一種苦。苦中作樂,是他的老把戲,而作樂之際,他時刻守度。日常與人閒聊,他常坦然自得,眉飛色舞,形諸筆墨之際,則慎之又慎,處處藏著機心、招數,兼以苦衷。一位作家頂有趣而難為的事,恐怕是閃露秘笈、招供自己的寫作,在高明者,更是智性而曠達的遊戲,本身即是創作。

      現在回想,如果我們不曾圍攏木心催他開課,年復一年撩撥他,他會有這份機會、場合,慨然自述嗎?我記得那幾堂課中的木心:懇切、平實,比他私下裡更謙抑,然而驚人地坦白–好像在座全是他最知心的朋友–同時,也如他儉省的用筆,點到即止,不使逾度。

      木心寫作的快感,也是他長年累月的自處之道,是與自己沒完沒了的對話、論辯、商量、反目,此書所錄,一變為亦莊亦諧、進退裕如的談吐。他的自賞與自嘲好比手心翻轉,他對自己的俯瞰與仲裁,接踵而至。日間校對這九堂課,我仍時時發笑。當他談罷〈S.巴哈的咳嗽曲〉的寫作,這樣說道:

      好久不讀這篇。今天讀讀,這小子還可以。

      如今「這小子」沒有了。下面的話,好在他當年忍不住:

      很委屈的。沒有人來評價注意這一篇。光憑這一篇,短短一篇,就比他們寫得好。五四時候也沒有人這樣寫的。

      「他們」,指的誰呢?「五四時候」是也果然沒人這樣寫的:今時好像也沒有。就我所結識者,對木心再是深讀而賞的人,確也從未提及這一篇,而他話鋒一轉:

      幸虧那時寫了。現在我是不肯了。何必。

      這是真的。我總願木心繼續寫寫那類散文,九〇年代後期,他當真「不肯」了。此是木心的任性而有餘,也是他誠實。一九八五年寫成〈明天不散步了〉,他好開心,馬路上走著,孩子般著急表功:「丹青啊,到目前為止,這是我寫得頂好的一篇散文!」可是八年後課中談起,卻又神色羞慚,涎著臉說道:

      不過才氣太華麗,不好意思。現在我來寫,不再這樣招搖了。

      當時聽罷,眾人莞爾,此刻再讀,則我憮然有失:老頭子實在沒人可說,而稍起自得,便即自省,因他看待藝術的教養,高於自得。你看他分明當眾講述著,卻會臉色一正,好似針對我們,又如規勸自己,極鄭重地說:

      當沒有人理解你時,你自己不要出來講。

      什麼叫做「私房話」呢,這就是私房話。全本《文學回憶錄》的真價值,即在「私房」。他談到那麼多古今妙人,倒將自己講了出來,而逐句談論自家的作品,卻是在言說何謂文學、何謂文章、何謂用字與用詞。這可是高難度動作啊,愛書寫的人,哪裡找這等真貨?眼下,隱然而欠雛形的木心研究,似在萌動。此書面世,應是大可尋味的文本,賞鑒木心而有待申說的作者,會留意他所謂「精靈」的自況,所謂「步虛」的自供嗎–承老頭子看得起我們,提前交了底,以世故論,誠哉所言非人:這是文學法庭再嚴厲的拷問也難求得的自白啊。

      我知道,以上意思,不該我來說。但我也憋著私房話。那些年常與木心臨窗對坐,聽他笑歎「不懂啊,不懂啊」,我好幾次急了,衝著他叫道:怕什麼啊,你就站出來自己講!

      這時,他總會移開視線,啞著喉嚨,喃喃地說:不行的。那怎麼可以。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寫在紐約

      第一講 談自己的作品

      (金高今天重返書院。)

      今天,破例,講文學寫作——講我自己的作品。

      三個比喻:畫家,畫,你們看到的是最後的效果。有說是把畫家畫畫全過程拍下來的,我就是說這寫作過程。其次,舞臺、後臺,我把我的後臺公開。再其次,過去的音樂家,自己演奏自己的作品。蕭邦演奏自己的作品,最好。

      今天算是木心文學作品演奏會。

      不卑不亢地談。許多藝術上不允許講的話,我在課堂上講─我們相處十年了,開課四年了,其實很少有機會我來講自己寫作的過程。從來沒有深談過。

      說得性感一點:這是不公開的。最殺手的拳,老師不教的─寫作的祕密。對你們寫作有好處。前幾年的課,是補藥,現在吃的,是特效藥。好處,是你們已經鋪了一些底。

      是嘗試。可以鬆口氣。我每次要備課三天,兩萬字,有事忙不過來,這樣穿插可以調和。

      眾人打開木心的書(台灣版)。

      今天講《即興判斷》裡的「代序」和〈塔下讀書處〉。

      前一篇是答客問,後一篇是講別人。諸位將來都會遇到這種事——講下去,你們會知道寫作有那麼一點奧妙。

      「代序」,在音樂上類似序曲。有時可以取巧,用另一篇文章「代序」,很老練,用不到直接來寫序。

      凡問答,採訪,不能太老實。要弄清對方意圖。這篇訪談,事先知道是對許多作家的採訪,包括問哪些問題。我要知道說給誰聽─要刺誰。

      發表後,別人的「答」也都發表了,正好給我罵到。

      我不願和他們混在一起,所以單獨取出作代序。

      《即興判斷》代序

      丁卯春寒,雪夕遠客見訪,酬答問,不覺肆意妄言——謂我何求,謂我心憂,豈予好辯哉。鮮有良朋,貺也永歎,悠悠繆斯,微神之躬,胡為乎泥中。

      ——閱錄稿後識

      先要來個「招式」,不宜用問答語,宜用文言(「閱錄稿後識」。「識」,音同「志」。而且不能寫「木心閱稿後識」,要去名字。從前人家多用自己名字,不必要)——「丁卯春寒,雪夕遠客見訪」,是文言的美。「不覺肆意妄言」,是退開,是謙虛。

      「謂我何求,謂我心憂」,《詩經》的典故,簡化了。

      「豈予好辯哉」是孟子的話,意思是我好辯嗎?不得已也。難道是我好辯嗎?這樣,就把「肆意妄言」解了。「鮮有良朋,貺也永歎」(「貺」,音同「況」,賜的意思),取《詩經》,意思是少有朋友和我長歎長談了。

      特價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精裝
      分級:普級
      開數:13*29
      頁數:272

      出版地:台灣

      商品訊息特點

        網拍

      • 作者:木心,丹青

        追蹤

      • 出版社:印刻

        出版社追蹤

        功能說明

      • 出版日:2015/11/16
      • ISBN:9789863870661
      • 語言:中文繁體
      • 適讀年齡:成人適讀

      ↓↓↓限量特惠的優惠按鈕↓↓↓

      我要購買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討論,推薦,開箱,CP值,熱賣,團購,便宜,優惠,介紹,排行,精選,特價,周年慶,體驗,限時

      以下為您可能感興趣的商品

      注意:下方具有隨時更新的隱藏版好康分享,請暫時關閉adblock之類的廣告過濾器才看的到哦!!

      (中央社記者王朝鈺基隆市24日電)基隆市議長宋瑋莉今天化身華山基金會「一日義工」,前往信義市場訪視罹患肺癌的郭爺爺,同時呼籲民眾捐出手邊的零錢,一同關懷長者,將愛傳到每個角落。

      現年69歲的郭爺爺,獨居在信義市場約3、4坪的簡陋房間,年輕跑船時因和家人聚少離多,關係並不融洽,離婚後就連唯一的女兒也斷了聯繫,近年又罹患肺癌,化療期間身體虛弱無人照料,華山基金會從民國103年起前往訪視,並提供相關物資、護理服務等。

      宋瑋莉下午在華山基金會人員陪同下,帶著湯圓、奶粉和麵條,來到郭爺爺家中訪視,除與郭爺爺一起吃湯圓、話家常外,也幫他測量血壓,兩人還一起做起手部按摩,由於這幾天氣溫變化大,宋瑋莉也提醒郭爺爺要注意保暖。

      宋瑋莉說,感謝華山基金會長期深入社會每個角落關懷弱勢限時商品長者,除邀請基隆市的店家,一同加入愛心商店行列外,也盼民眾以實際行動關懷獨居長者,「隨手捐零錢,傳遞愛心,1元不嫌少,10元不嫌多」。1051124

      前總統馬英九美國時間20日在聖母大學亞洲領袖論壇發表演講,馬英九說,他過去執政的對外大戰略,是與大陸維持和平的關係,與日本維持友好,同時與美國維持密切的關係,這不容易,有點像是同時與三個玩家下棋,八年來他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相信歷史將會公正冷靜地評價他的努力。

      馬英九以台灣在亞洲與世界的新角色為題發表演說,他表示,為了讓這個策略可以成功執行,他努力使台灣扮演好和平的締造者、人道援助的提供者、文化交流的推動者、新科技與商機的發明者,及中華文化的領航者等五種角色。

      馬英九表示,中華民國在世界僅有22個邦交國,卻有164個國家願意給中華民國人民免簽證待遇,是前總統李登輝、陳水扁執政時的三倍多。他想我們應該是做對了一些事情。他相信過去八年的進步,台灣能在亞洲與世界扮演正面新角色的驗證,中華民國已經成為地球村更受尊敬且信賴的成員。

      馬英九說,當大陸經濟成長快速時,台灣會以較慢的步調成長。當大陸經濟減緩時,台灣衰退得更快,這表示雙邊的經濟差距會隨著時間擴大,對台灣而言,是非常嚴峻的挑戰。

      馬英九表示,從經濟角度看,大陸快速成長的市場實力,以及特殊的資本主義(重視國營企業,而非中小企業),將會削弱台灣企業的競爭力。從安全層面看,大陸不斷增加軍備,相對減弱台灣軍備,同時破壞對東亞區域軍事平?。大陸對於東亞其他國家的外交政策,具有相當大影響力,美國與大陸之間強權平衡,是許多國家考量的因素,對於台灣來說也是如此。

      馬英九說,台灣只有兩個大策略可選,就是與大陸維持和解或是繼續對抗,他是務實的人,選擇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政治基礎下,與對岸維持和解與和平的交流,這與他的兩位前任及繼任總統大不相同。

      下面附上居家一則新聞讓大家了解時事

      中國時報【楊騰凱╱台北報導】

      台大校長楊泮池捲入違反學術倫理風波,立法院昨日審查中研院預算,中研院長廖俊智在回答立委質詢時指出,研究合作的方式很多,須依照論文本身內容來定義,不能用單一情形就論斷屬於合作。

      立委何欣純指出,共同掛名氾濫是台灣學術界很不正常現象,日前她在立院問楊泮池到底有多少篇共同掛名的論文,楊自己都搞不清楚,那麼楊泮池在爭議研究當中提供素材和模式,這樣掛名算不算共同合作參與實驗過程。

      立委痛斥掛名氾濫

      廖俊智答詢時表示,國外的研究確實也有共同掛名,有些人提供方法,有些人是提出觀念或是設計,合作的方式有很多,不能用單一情形去論斷是否屬於合作,「必須依照論文本身內容來定義」。

      廖:依內容來定義

      立委吳志揚表示,近來幾次涉及學術倫理爭議的層級都相當高,包括前教育部長蔣偉寧與前國防部長楊念祖都因類似問題下台,也擔心此事傷害台灣在國際上的學術聲望。立委張廖萬堅則指出,台灣很多公立、私立大學多在追求排名,進而爭取教育預算的大餅,因此要求教授量產論文,研究重量不重質。

      論文應重質不重量

      廖俊智回應,學術倫理爭議在國際上其他國家也不時發生,只是程度跟頻率的問題,近年來東北亞地區,包括日韓中等,發生案例的比較多,雖然學術倫理爭議對台灣打擊很大,但我們應就事論事,按最後調查結果來說話,假如是無心之過,就比較沒問題,但若是蓄意造假,就需要深切檢討。

      廖俊智指出,他也反對用簡單的論文數量化當作指標,中研院大部分的研究所都以品質為主,人員聘任升等一定也看實質貢獻,而非研究數量做評斷。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推薦,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討論,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部落客,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比較評比,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使用評比,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開箱文,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推薦,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評測文,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CP值,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評鑑大隊,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部落客推薦,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好用嗎?, 木心談木心:《文學回憶錄》補遺 去哪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